第 1 章

務獲得一天生命獎勵,請不要懈怠,珍愛生命!】原以為是聽錯了,當係統又重複過後,宋寧這才明白。自己要拖著一副將死身軀去照顧村長李富貴?!宋寧環顧四下,剝開遮擋視線的灌木叢,她這才驚覺眼前是條下坡路。小心扶著粗壯樹乾,探出一隻腳踩上去,發現泥土是實心後鬆了口氣。常年生活在山裡的老人都知道,雨是龍王發怒,既是吉瑞,又可招災。乾旱渴望下雨,雨大沖了龍王廟便是災厄。山間有座簡陋木屋,就是原主和她母親生存的地...-

【叮咚!親親您好,歡迎綁定養老係統!小布為您服務。】

宋寧聽著劈裡啪啦的聲音在耳旁炸響,以為是幻聽。

【歡迎綁定養老係統!您的生命倒計時為12小時,請完成任務獲得生命值,努力生存下去吧!】

她心中掀起滔天巨浪,穿到古代就算了,竟然還是貧窮的病弱女子,生命快到儘頭的那種。

宋寧道:“我的任務是什麼?”

【釋出任務:照顧村長李富貴。】

【完成任務獲得一天生命獎勵,請不要懈怠,珍愛生命!】

原以為是聽錯了,當係統又重複過後,宋寧這才明白。

自己要拖著一副將死身軀去照顧村長李富貴?!

宋寧環顧四下,剝開遮擋視線的灌木叢,她這才驚覺眼前是條下坡路。

小心扶著粗壯樹乾,探出一隻腳踩上去,發現泥土是實心後鬆了口氣。

常年生活在山裡的老人都知道,雨是龍王發怒,既是吉瑞,又可招災。

乾旱渴望下雨,雨大沖了龍王廟便是災厄。

山間有座簡陋木屋,就是原主和她母親生存的地方。

係統給了宋寧一部分資料,她看完後知道自己所處的時代是冕朝,架空時代,京城繁華,周邊地區經濟落後。

而原主也叫宋寧,是青草村劉惠的小女兒,老母已經七十高壽,在條件落後的古代社會中,七老八十已經算是高齡。

原主的父親宋三因疾病不慎死亡,當時原主僅有5歲。

可以說,是老母親將哭啼幼兒拉扯大的。

宋寧感受到生命像流沙般逝去,抓不住也識不清。

她隻想趕快完成任務,可以兌換生命值活下去。

雨水劈裡啪啦砸在手臂上,疼痛刺激著神經。挺拔樹木朝天阻擋住呼嘯冷風,而土路卻被沖刷的泥濘不堪。

她好像迷路了,轉身後才發現,腳印早已被沖刷殆儘。

宋寧舉起木板擋在頭頂,左右觀察地勢,雖然表麵不動聲色,可發顫的聲音卻出賣了她。

“係統,我……好像迷路了?”

無人回答。

“係統?”宋寧迷失了所有方向感,在現實社會中,迷路可以打開地圖,或者報警來解決問題。

可如今一朝穿越,係統死機,她該怎麼辦?!

宋寧暗示自己不可以慌張,先尋個落腳的平地,可以暫時遮風擋雨。

可惜天公不作美,雨勢越發犀利,草鞋早就被磨爛,腳底破了皮,生疼無比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疲憊湧上心頭,宋寧隱約察覺到自己在下山。

她單手舉起木板放置頭上,眼睛被雨水模糊了視線。

當視線逐漸清晰時,宋寧看到眼前是條下山路,兩旁長滿半米高的雜草,順著蜿蜒小路一直前行,那裡有座竹子涼亭。

亭外風雨落,不知何人立。

影影卓卓的雲霧籠罩在亭子旁,雨為這一幕添了抹清幽色調。

來不得喜悅,宋寧恨不得飛下去,一股氣向亭子衝去。

可偏偏事與願違,腳底倏地踩空,重心不穩向前倒去。

下坡路滑,再加上暴雨沖刷,宋寧整個人滾了下去。

砰!

腦袋撞到石頭上,被迫停止滾動。與此同時,血腥味向四周擴散。

宋寧想,她怎麼這麼倒黴!

穿越就算了,還摔了一跤,難道她命不久矣了嗎?

眼皮沉重極了,她抑製不住昏迷,可在失去視線的最後一刻,隱約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耳畔響起。

宋寧不能昏迷,她費力爬起來,身軀被雜草遮擋。

“三哥,這座深山荒無人煙,我們不如在這裡……”

什麼聲音?

撥開雜草,視線中出現幾名蒙麪人在亭子裡站著,絲絲血腥味縈繞在空中。

宋寧捂住口鼻,心想或許是周圍雲霧繚繞,自己摔下來似乎都未曾驚擾他們。

“忘記主子說過的話了?不可惹事,處理完我們就走。”

“可是,那人功夫是一絕,我們能否敵過?”

“他孤身一人,我們隻需在今晚處理掉,不可節外生枝……”

“管他孃的!上就完事!如果辦妥了,就多敲幾筆銀子,夠咱幾個喝半月了!”

“就算是同歸於儘也要……主子說了,必須處理乾淨,接下來我分配任務。”

……

“明白了嗎?今晚行動,就按此計,最後拋屍深山都無人發現。”

“是!!!”

宋寧不敢發出聲音,因為她偷聽到了一場謀殺計劃。

雨漸漸停歇下來,唯恐被滅口,黑衣人走後她等待了許久才重新站立。

發生這種糟心事,讓本就病弱的美人臉色更加蒼白脆弱。

【親親,您的生命值僅剩5小時,請儘快完成任務。】

“你剛纔去做什麼了?”蘇寧語氣很冷,濕潤頭髮像海草般沾在腦門上,模樣臟亂。

【小布……隻是,隻是休息了一下下】

電子音卡頓回答,宋寧眼尾微眯,聲音發寒:“我快死了。”

【親親,對不起嘛!】

宋寧低頭,揉著麻木的左腿,不說話。

【親親,小布錯了,您不要生氣。】

“既然如此,你打算怎麼補償我?”宋寧道。

【小布……獎勵您5小時生命值怎麼樣?】

宋寧想著摔了一跤反而獲得生命值,也不虧,於是答應下來。

“寧寧!”隻聽有人呼喊。

“寧寧,你在哪裡?!”

聽到熟悉的聲音,宋寧回頭看到老婦順著她的方向招手:“快到娘身邊來!”

老母親拄著柺杖,迅速撥開雜草,向宋寧跑來。

“我的寧寧,怎麼受傷了?疼不疼?!”

麵對噓寒問暖,宋寧有些不習慣:“你是——”

“我的女兒……”不知不覺間,老母親擦拭著眼淚,整個人差點昏厥過去。

宋寧伸手扶住母親:“我冇事。”

“疼嗎?”母親早已丟了魂,滿山找草藥為她治療傷口,混濁眼珠裡藏著無儘愛意。

溫柔歲月總是短暫即逝,好像停留在此刻,永不遺忘。

可宋寧不知怎的,頭痛欲裂,昏倒在母親懷中。

*

河傾月落,陰雲遮蔽之夜,空氣潮濕悶熱。泥土清新的氣息飄進簡陋木窗之中。

床踏上側躺著一位少女,她呼吸沉重,睡夢之時隱隱蹙眉。

頃刻間,一道閃電劃破寂靜長空,照徹黑夜。

轟——

滾滾悶雷乍響,暴雨傾盆而下時,宋寧捂著胸口坐立,唇角吐出驚魂未定的氣息。

臉色蒼白如紙,惘然看向四周令人陌生的地方。

這裡是?

她驀然驚詫,對於眼前的景象不可置信。

不是夢,她真的穿了,並且聽到一場謀殺計劃。

“寧寧,你怎麼了?!”老婦見她驚醒,急切起身,以為女兒染了夢魘,於是用乾枯的手指輕柔安撫她的背。

宋寧眨眨眼,轉頭看向與自己同榻而眠的老婦:“娘。”

“唉!我的乖寧寧,怎麼會從坡上摔下來,疼不疼?你本來身子骨就弱,以後該怎麼辦?”老婦說著淚眼模糊,混濁眼珠含著悲傷。

宋寧搖頭,抱著陌生老婦,似乎在用身體的餘溫安慰她。

啪嗒——

涼意鑽入脖頸,宋寧忍不住縮了下身體,抬頭髮現木屋頂端破幾了個洞口。

雨水順著洞口流下來打在乾草上,將粗製麻衣浸濕,沾在肌膚上粘膩的感覺讓宋寧蹙眉。

老婦一把抓住宋寧的手腕說:“寧寧呆在這裡,娘去撿些乾柴,將屋頂的洞補上,就不冷了。”

宋寧不說話,待年邁老婦佝僂著軀體走下床榻時,她驚呼一聲:“等等!”

老婦轉頭,隻見宋寧沉思片刻,也扶著乾草鋪成的床榻走了下來。

“寧寧!小心著涼,快上去!”老婦神色焦急,說罷推搡著少女。

宋寧剛下地,隻覺得頭腦昏沉,渾身發軟,臉頰染上一層緋紅。

而身後早已被雨水浸濕的乾草發出難聞氣味。

她雙腳站不穩,一個踉蹌朝草蓆倒下去。

“寧寧!你怎麼樣?!”

宋寧抹開嘴角流出的血,又偏頭咳嗽幾聲才作罷。

這身體也太差了,彷彿風吹就倒。

麵對身體的疼痛,宋寧邊咳邊問:“我得了什麼病?”

老婦來回踱步,神色著急:“我的乖女兒從小就命不好,染了一身病,都是孃的錯!冇錢給你治,讓你每日都受折磨……”

屋漏偏逢連夜雨,寒氣順著窗戶飄進來。

宋寧又悶咳了幾聲:“彆,彆出去,外麵有麻煩。”

老婦自然聽女兒的話,冇有執意出去。

暴雨傾盆而下,宋寧站在門口向外眺望,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木挺拔在山林間。

晨曦之光落在起伏的樹頂上,如今是黎明,雨卻下了一夜。

自她摔下山坡,左腿骨頭錯位,需要休息幾日。

而老母親得知此噩耗,抱住她直哭:“我的寧寧這麼瘦,又受傷了。都是孃的錯,是娘冇有照顧好你!”

現實社會中,宋寧父母雙亡,爺爺從小將她拉扯到大,如今宋寧最渴望的就是父母疼愛。

現下穿成農家女,卻有一位疼愛自己的老母親,宋寧心中暗想,她要為劉惠頤養天年。

雨過天晴,泥土清新的味道撲鼻而來,宋寧拿起板凳,坐在院子裡,聽蟬鳴聒噪。

山間霧氣朦朧,不時響起幾聲清脆鳥啼。

【親親!什麼時候可以做任務呀?】

“寧寧,在想什麼?”母親拄著柺杖,坐在石塊上。

宋寧垂眸:“無事。”

母親聞言一怔:“寧寧都和娘不親近了。是孃的錯,冇有照顧好你。”

宋寧不說話,旁人可能覺得她薄情,可宋寧隻是不知該如何麵對。

母親拿野草編織籃子,白髮隨風飄揚,動作輕柔:“娘不求彆的,隻希望你的一生平安就好。”放下手中之物,揉了揉女兒的頭髮,為她整理打結的髮絲。

昨日下山摔過之後,母親心疼不已,將她照看的十分嚴格。

宋寧彆無他法,生命值快要消耗完了,她不能坐以待斃。

於是商量好與母親一同下山。

-都恍若仙境,吸引人為之停留。“站住。”清冷男聲傳來,宋寧這才注意到亭內還有位白衣公子,與心狠手辣的匪徒氣質截然不同。江川行坐在軟榻上,指尖起落間琴音流淌,似幽泉般清冽空靈。似流水涓涓,彙入波濤翻湧的海裡,隻餘悠悠之音,指尖一撥,琴絃顫抖,負手而收。他的眉眼卻不溫和,甚至可以說是銳利又冰冷。江川行冷峻的眼神似乎可以洞察人心,可宋寧卻不曾逃避,直接撞上目光。“公子有何要事?”話音剛落,又忍不住偏頭輕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