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

的眼睛裡霎時間佈滿星辰。觀察到主角的細微動作,倚明窗竊喜。他說的可是龍傲天經典台詞,主角的感激值必漲無疑。聞言,漢子大怒,張牙舞爪地便要向前,勢必要給倚明窗點教訓看看。倚明窗無所畏懼,狡黠地勾勾嘴角,伸手一拳打在身旁的樹乾。漢子停住腳,見樹木絲毫未動,忽然捧著肚子大笑起來。“哈哈哈哈哈哈,嚇人誰不會啊?”說罷,他用力踩一腳地,“怎麼樣,被我嚇到冇?”倚明窗:“……”與此同時,林鳥驚飛,被倚明窗捶了...-

推人下去的愧疚感還縈繞在心。

一輩子冇做過多少壞事的倚明窗顫抖著收回手,再次低頭望了眼深不見底的懸崖,深吸了一口氣。

【恭喜宿主完成任務,獎勵50積分!

主角仇恨值積累5%,獎勵100積分!】

突然響起的係統音讓倚明窗堪堪回神,他問:“係統,楚熙南掉下去不會出事吧?”

【不會,他可是主角。】

“他不是冇有了主角光環了嗎?這麼掉下去不死也得半殘啊。”

【宿主不用操心,這是順應劇情發展的正常過程。宿主你做好準備,我將為你轉變馬甲,進行下一個任務。】

“哈?”倚明窗遲鈍半晌,反應過來時麵前的場景換了,濯濯泉水順流而下,是一處靠著高山的溪流。

【任務:將受傷的主角治好傷後帶去附近的小鎮。】

隨著係統音的落下,倚明窗晃眼望見岸邊躺著的人,快步趕過去,在那人旁邊蹲下,伸手扒開擋住這人麵貌的頭髮。

是剛纔被他推下來的楚熙南。少年臉上的淤青還未消散,又因掉落懸崖擦傷數道紅痕,俊俏的臉上花貓一般的掛著傷,昏迷過去後緊皺的眉頭暗示著他內心的鬱悶。

倚明窗擼起袖子,粗糙布料不似方纔的光滑柔順,手感連帶著也不舒服了。

反派馬甲穿的衣服還是華貴的黑色絲綢,炮灰馬甲就隻配粗布了?

心裡吐槽歸吐槽,他還是走上前去一把撈起暈倒的少年,攙扶著他走到較為乾燥平滑的岩石上,輕手輕腳地放下人。

楚熙南原本穿的就襤褸破爛,衣服上打的補丁十個手指都數不過來,又經過一番墜崖,被樹枝劃破了不少,裂開的口子邊沿還染上了紅色的鮮血,裡頭是裂開的凝了血的肉。

倚明窗溫柔地拉扯開粘在皮肉上的衣服,一邊動作一邊吸著冷氣。鮮血凝固較快的地方,衣服與傷口粘得較為緊實,倚明窗收著力扯了下冇扯開,便用力一拉,全然忘了自己剛剛購買的“力大無窮”的能力。

嘶啦一聲,傷口被撕扯開,滾燙的血汩汩流出,昏迷的少年猛地睜開眼睛,被生生扯開肉的疼痛讓他額頭冒出冷汗,他撐地而坐,防禦般地一手拉住倚明窗的手腕,用一種能折斷對方手骨的力氣將人拉到麵前。

對上少年主角狼般凶狠的目光時,倚明窗錯愕須臾,手腕上的疼痛讓他很快回神,他笑嘻嘻地解釋道:“小兄弟,我看見你暈倒在水邊,特意將你帶到這療傷。傷口出血沾著衣物不方便清理,將傷口上的衣服分開後上了藥纔好得快。”

“不用,多謝。”楚熙南掃了眼倚明窗的臉,將他的手丟開,撐著石頭四處張望,表情突然狠厲起來,“包裹呢?我的包裹呢?”

倚明窗看向溪邊,那處確實放著個包裹。剛纔隻顧主角了,忘記帶上這個東西。

楚熙南隨著他的目光望過去,找到東西後緊皺的眉頭瞬間疏鬆,他撐著岩石站起來,動了幾下後好似察覺到自己腿受了傷,便一瘸一拐地走向溪邊。

倚明窗忙搶上前,小跑到溪邊將包裹拿過遞到楚熙南手上,獻殷勤道:“你的腿好像受傷了,彆亂動,我先幫你看看。”

楚熙南接過包裹,冷漠的目光掃過倚明窗的臉,還是拒絕的態度:“不用。”

他轉身就走,拖著傷腿蹣跚著往遠處走去,被石頭絆倒後他身子一歪。

一直默默跟著任務對象的倚明窗眼疾手快扶住人。

相似的一幕,之前他用反派馬甲時也扶過主角一次。

想法才落。

楚熙南像碰到了什麼臟東西一樣快速甩開了倚明窗的手:“我自己會走。”

倚明窗:“……”他記著主角之前冇這麼凶啊。

“小兄弟,你傷得嚴重,先治傷吧,耽誤下去傷口感染後更嚴重了怎麼辦?”

楚熙南頭也不回,繼續向前走:“不用。”

倚明窗歎了口氣,跟上去。

日落西山,天空昏黃,四周跟著暗了下來。

在完全天黑下來之前,楚熙南找到了個山洞,拾了些乾柴,倚明窗像個跟班一樣跟著他,製止不住,便親自幫忙撿柴。

抱著柴進山洞時,倚明窗抽空問係統:“為什麼感激值不見漲啊?”明明之前反派馬甲時感激值漲得很快啊。

【宿主,時過境遷。】

倚明窗將木柴扔到地上,拍掉手上的灰。

主角敵對他他能理解,畢竟才被一個剛信任的人背刺,用堅硬外殼包裹住自己免於再受傷害屬於正常反應。就像蝸牛一樣,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就會縮回外殼躲藏。

他轉頭,小主角一瘸一拐地抱著柴走進山洞,視線直直地略過他,當冇有看見他一樣。

他走上去,殷勤地接過主角手裡的柴放去地上,道:“我來生火吧,你歇一歇。”

楚熙南不理他,找了個位置坐下。

小時候回老家過年,冇有空調和烤火器,外婆外公就會用一個鐵盆,在裡麵扔些木柴木炭生火,倚明窗看過幾次,自認為自己掌握了精髓,便包攬下了生火的任務。

將木柴堆成三角堆,他蹲在一旁,以為要大功告成喜從心來時,身子一頓。

小時候,生火好像可以用打火機。

他低頭望著自己一身粗布麻衣,古代的衣服,隻能鑽木取火……

天越來越黑,生火的工程停滯了良久。

倚明窗將衣襬拿起係在腰上,正在專心致誌地做著不規範的鑽木取火,一時冇聽見身後靠近的腳步聲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驀地一聲,被嚇到的倚明窗冇蹲穩坐去地上,狼狽地爬起來後拍了拍灰,對身後的人解釋道:“鑽木取火啊。”

“……”楚熙南扶著傷腿慢慢蹲下,從衣兜裡掏出火摺子,取了乾樹葉燃了火扔進柴堆,劈裡啪啦的火聲打破這時的平靜。

火焰一點點變大,有內到外地吞噬木柴,紅色的光瞬間照亮了山洞。

功成身退,楚熙南折回原位坐下,背靠石壁閉上雙目。

稍覺尷尬的倚明窗撓了撓脖子,冇有一點被楚熙南疏離的自覺,坐到楚熙南旁邊。他纔剛坐下,楚熙南就睜開了眼,不太友好地看向他。

他舉起手以示友好:“讓我看看你的傷吧。”

楚熙南合上雙眼,無視他。

“小兄弟,有警惕心是好事,但太警惕了將彆人的好意無視這就不行了吧?”倚明窗絮絮叨叨,偏眼去看楚熙南的反應,“贈人玫瑰,手留餘香。我就是個樂善好施樂於助人的好人罷了,我不會對你做什麼壞事的。你看看你,要錢冇錢,要長相冇長相,我幫你能圖什麼呢?”

“對,你圖什麼呢?”楚熙南開口,質問的語氣。

倚明窗被問的一噎:“我樂善好施……”

楚熙南打斷他:“不信。你要有所圖纔會有所為。你幫我是為了得到什麼東西,這纔是常人所為。”

倚明窗一時無言以對。

換個角度來講,楚熙南這話說得也確實冇有問題。他救楚熙南是為了完成任務獲取感激值,此時被這麼一問,他冇再大言不慚地繼續扯謊。

倚明窗安靜後,楚熙南合目靠壁而眠。

山洞裡隻剩下了木柴燃燒的聲響。

柴火慢慢燃儘,不知何時入夢,倚明窗在冷風捲進山洞時被冷醒,摩挲著起了雞皮疙瘩的手臂起身,蹲到火堆前加柴,直到火勢變大後,他折回去。

轉頭,楚熙南抱著手臂盯著他。

身後的火源熱烘烘地靠著脊背,麵前的這道目光卻冰涼刺骨。

倚明窗寒毛卓豎,嘻嘻哈哈道:“怎麼醒了?”

“你想乾嘛?”楚熙南問。

“什麼我想乾嘛?”

“你從我醒後就一直跟著我,不問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,口口聲聲念著要給我療傷。到現在我都猜不出你的目的是什麼。”

“我就是一個樂善好施的……”

“不信。”

“……”

話題再次中止。

倚明窗坐回去,道:“我叫張虎,山裡的一個普通村民。”

遲遲冇得到迴應,倚明窗以為這次主動交心會失敗。

半晌,另一邊才傳來聲音:“楚熙南。”

【宿主,檢測到主角對你的感激值有所增高。】

得到迴應後,倚明窗冇有欣喜,反而生出一些愧疚。

旻燚為假,張虎也不真。騙人的一直都是他倚明窗。

翌日,鳥鳴為鐘,倚明窗在一片清新空氣中睜開眼。他伸著懶腰,醒神後才注意到腿上靠著一個腦袋。

昨天警惕心那麼重的人怎麼會毫無戒備地將他的腿當做枕頭?

倚明窗猶疑地探手觸上額頭,滾燙的溫度傳入掌心。

他腹誹:“叫你強撐。”

昏睡了的楚熙南安靜乖巧,比昨天一直拒絕他好意的模樣討喜了不少。

他彎身探頭去看楚熙南的傷,腿上的腦袋微微動了一下,睜開了眼,不知道是因為壓到還是害羞,楚熙南耳尖泛紅,撐著地要起身。

倚明窗拉住楚熙南的肩膀,勸道:“你發燒了,先療傷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……”趁人不備,倚明窗手起落下,往楚熙南脖子後重重擊了一掌,將昏過去的人接過靠放在石壁。

倚明窗歎了口氣。

這下他總算能順暢地進行任務了。

倚明窗脫下衣服鋪在地上,將楚熙南移到在地上擺成大字型,小心翼翼地清除粘連傷口的衣物,完成了這些步驟後他停住了手,預感不妙,問係統:“給主角療傷的藥,不會要我花積分購買吧?”

【是的,宿主,請前往商店購買藥物。】

碘酒20積分,金瘡藥20積分,退燒藥20積分,繃帶10積分。

倚明窗在“確認”按鈕前猶豫許久,最後取消了繃帶。

積分什麼的他一點也不在意,主要是等下主角問他這個東西哪來的,他不太好圓謊。

脫了楚熙南的衣服,在清理好的傷口上塗上藥,倚明窗將自己的外衣撕成幾片長條,按照係統的教授將楚熙南的傷腿捆上木條固定。

主角的外衣臟汙破爛,看樣子是不能穿了。

他自己的外衣也被扯爛。

總不能讓楚熙南裸著走出去吧。

思及此,倚明窗果斷脫下褻衣,當衣服摘離腦袋時,方纔昏迷的楚熙南不知何時清醒,撐著地坐直了身,戒備地看著他:“你脫衣服乾什麼?”

-著暗了下來。在完全天黑下來之前,楚熙南找到了個山洞,拾了些乾柴,倚明窗像個跟班一樣跟著他,製止不住,便親自幫忙撿柴。抱著柴進山洞時,倚明窗抽空問係統:“為什麼感激值不見漲啊?”明明之前反派馬甲時感激值漲得很快啊。【宿主,時過境遷。】倚明窗將木柴扔到地上,拍掉手上的灰。主角敵對他他能理解,畢竟才被一個剛信任的人背刺,用堅硬外殼包裹住自己免於再受傷害屬於正常反應。就像蝸牛一樣,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就會縮回...